活動公告
臺大山地實驗農場主題活動,現正熱映中! 歡迎電洽049-280-2499、3891或至官網參閱相關訊息:http://mf.ntu.edu.tw/

↓隱身在枝叢間的樹鹨

飛起來總像在倉皇逃命的「金背鳩」,率先出場劃破了我們頭頂的天空,把早晨分成了太陽出來的那一邊,和還沒有出來的那一邊。「條紋松鼠」大聲唱,就像在浴室裡洗澡時的哼唱一般,越唱越大聲,越唱越大聲,意圖壓過喧嘩的水聲?換在這個時候,應該是壓過其他的鳥聲吧──唯獨我聲!


↑黃尾鸲母鳥的背影

褐鷽飛躍枝端,有時單獨,有時成對,有時符號般的整群。陸續聚集而來的同事們交換著“冬鳥情報”:迷宮裡有「鵐」;「樹鵲」、「樹鹨」、「黃尾鸲」、「栗背林鸲」都來了;「藍尾鸲」在蘋果園;而梅峰也會有「野鴝」哦!我已經聽見牠那像貓叫的聲音;還有美艷的「山鷸」……


↑褐鷽在枝頭上的「第一支舞」

0639第一道曙光從奇萊南峰的方向射下,阿雄說被第一道曙光射到,是否就可以吸取最無暇的精華?那應該類似一種心靈的滿足感吧!外來的「烏臼」把近日的寒氣都逼在體內,成了一種優雅矜持的紅;「杜虹花」結了滿樹成簇的紫紅果實,好富有的雍容!「黏小奧德磨」沒事似的分駐枝頭,裝作沒有在看你的樣子;小鷦鶥百問不厭:「今天天氣好嗎?」我們都已經懶得再回答牠了;「栗背林鸲」像是警察亂吹哨子的「批批批…..嘎嘎嘎」的急躁(蜀龍提供的形容),當曙光臨到了奇萊山頭,「蓪草」也掀起了淡金黃色的頭冠。


↑用背影眺望的褐鷽

練習草上飛的「紅頭山雀」、身上線條在草葉中有隱身功能的「樹鹨」、號稱“小白臉”的「青背山雀」、帥勁不减的「冠羽畫眉」討論似的眾聲喧嘩,「黃尾鸲」母鳥靜立壁影,像一堵矮小卻堅實的牆。小巧伶俐的「紅胸啄花」以為自己是蜂鳥般的定點飛翔,公母交錯,在空中表演吃蜘蛛的絕招;「白耳畫眉」在晨光中衝刺、「藪鳥」慣於打叢林戰、「棕面鶯」端著一張橘紅色的臉頰輪流現身〈聲〉;「曙鳳蝶」熱氣球般的起降,在大自然中,我們都找到彼此可以忙的事情。其實眼睛都被養壞了,在生活中許多東西被理所當然的準備好在那裡等著我們看,而賞鳥就是一種訓練,讓眼睛受點訓練,發現,看見!享受找尋“攫取”、“狩獵”的樂趣!


↑在蘇老闆的工寮處等鳥出現的同事們

「黃花三七草」也結果了,一球球的白色棒棒糖;「松鴉」忍不住顯露粗啞真聲,發音訓練似的,作為模擬大冠鷲叫喚的先聲;「茶腹鳲」在赤楊主幹上練習倒著走,向上走,同事羨幕牠的絕頂神功!溪谷烤肉似的冒上了一大股炊煙;八隻鶇商量好般的一起飛走,故意不給我們看見那樣發射似的奔過天空,有著噴射機那樣的整齊迅捷。


↑開花蓪草的淡金黃色頭冠

「秀氣!秀氣!」(灰喉山椒鳥)在喚,烏鴉偶爾也會從坳口那附近出來像大冠鷲一般翱翔,想像自己是一隻猛禽?當別人似乎都比當自己令人嚮往。「松雀鷹」一掠而過,驚起了一陣驚嘆,阿雄說牠的斑紋很明顯,腳黃;「灰林鴿」也出來迎接早晨的太陽;繼之一群「鶇」、一群「褐鷽」趕路似的飛闖,短暫的靜止後才分辨出,是「白眉鶇」!


↑看見鳥兒了嗎?

「毛足鵟」飛翔的影子投射在地面被擴大了嗎?竹雞像是被驚得喧嘩了起來。「藍尾鸲」母鳥仍倨在鐵杆老位置子上守望;「墨點櫻桃」熟果是鳥兒這些日子來的特餐;一陣從沒聽過的聲音,讓阿雄興奮的衝向前去:「不認識的鳥,究竟是誰?」不過牠終究沒有讓我們瞧見。最後是一群「火冠戴菊」催促著我們上班的鐘聲響了,精采絕倫又無限短暫的秋日晨間賞鳥,也就此告終了。


↑上班鐘聲 輕輕響,鳥兒們下次見!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ffarm 的頭像
mffarm

梅影峰情─梅峰農場部落格

mffar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薛
  • 真好!
    詳盡如實的報導,讓那時正帶隊的我能夠如臨身境。

  • 杜小姐
  • 請問週三就要上梅峰了
    那週四早上的賞鳥行程一定要帶望遠鏡嗎
    家裡沒有ㄟ,需要去買嗎